qg777有限公司欢迎你!

联系我们
地址:http://www.masteringmean.com
当前位置:qg777 > 股票 >
美国经济:纽约联储总裁威廉姆斯称,降息的理由更强了
浏览: 发布日期:2019-12-11

纽约州奥尔巴尼7月11日 - 纽约联储总裁威廉姆斯周四称,由于不确定性加剧了美国经济前景及通胀趋弱压力,降息的理由变得更强了。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周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亮相芝加哥联储举办的“Fed Listens”活动,就货币政策策略、工具与沟通机制发表讲话。鲍威尔称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维持经济持续扩张,受此影响,美国三大股指盘中小幅拉升,临近午盘,道指大涨超400点,纳指涨幅超2%,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与今年稍早时候相比,放松政策的条件、理据都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强了,”威廉姆斯在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一次活动的间隙对记者说。

今年以来,美联储最高领导层观点转变之快速令人颇为惊讶。

鲍威尔:低通胀风险大

“我们已遭遇不确定性,尤其是在贸易和全球增长方面。我们还有通胀预期疲软的问题,而且通胀率显然持续低于2%。”

全球最有权力的央妈去年底还坚持加息,并预测今年会加息两次,引发风险资产市场撼动。年初美联储突然实现鸽派转向,表达对利率决策“等候与观望”的立场。此后,美联储似乎“越来越软”,仅本周,央行头三号人物均暗示,将在必要时刻采取措施维持美国经济扩张,这些表态强化了观察界对年内降息的预期。

在讲话伊始,鲍威尔首先谈到了贸易形势的问题,认为尚不知晓争议何时能解决。但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并将一如既往地采取适当行动,以维持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市场强劲,使得通胀率接近2%目标。

威廉姆斯称,仅仅一份强劲的就业报告和中美承诺恢复积极的贸易谈判,并未消除美联储上次会议时担忧的问题,呼应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在国会作证的言论。

美联储“三号人物”、FOMC永久票委、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周四承认,当前持续的低通胀是比通胀过高更严峻的问题,美联储及全球主要央行应重新评估货币政策的策略、目标及实施工具。尽管他选择对美国短期利率路径的变动不予置评,但强调了应保持开放心态看待变化的现实。

美联储正面临一个充满挑战的环境,这一切并不是全新的。早在1999年,美联储曾主办了题为“低通胀环境下的货币政策(Monetary Policy in a Low Inflation Environment)”的会议。与会者讨论了低通胀带来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如果利率降到所谓的有效利率下限后,央行可能会使用一些何种非常规工具来支持经济。当时日本央行正在与ELB展开斗争,而对美国而言这一问题似乎遥不可及,以至于参加会议的人都不会预料到10年后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

威廉姆斯称,美国经济形势仍良好,今年增速有望超过长期潜在水准,而且看不到衰退迹象。他对记者表示,市场的预期已经在帮助降低公司债和抵押贷款利率,刺激经济活动。

他在对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致辞中称,更缓慢的经济复苏和持续的低通胀,说明发达经济体正在面临更深层的问题。老龄化趋势、人口及生产率增速降低都直接导致了更慢的经济增速,进而带来大幅降低的长期中性利率水平。

鲍威尔称,如果下一次政策利率再次逼近ELB,这并不令人惊讶。有了金融危机的痛苦经验,美联储知晓ELB将带来的挑战,我们的职责是采取适当措施让经济处于最佳状态。如今美国经济持续扩张,就业市场健康,通胀低而稳定,是讨论相关议题的良好时机。

但他强调也有一些令人担忧的趋势,包括“制造业生产在下滑”,全球经济增长和国内就业增长放缓,低于美联储目标的通胀可能对消费者的支出决策和定价产生负面影响。

更低的长期中性利率为货币政策带来挑战,令央行没有过多空间来应对下一次危机,也说明未来的经济复苏将会放缓,中性利率和通胀偏低“不仅已成为事实,而且将成为新常态”:

1999年,美国经济扩张到了第八年,核心通胀率为1.4%,失业率为4.1%,与现在的状况非常类似。经济学家对菲利普斯曲线趋平、自然失业率水平和生产力增长率等数据矛盾感到困惑,这也是现阶段遇到的重要议题。不同的是,当时美国的基准利率为5.2%,距离ELB有20次降息的空间,从那时起长期中性利率预期一度下跌2-3%,而低利率和低通胀在经济下行时使得利率跌向ELB的可能性更高。

“整体数据掩盖了更为细微的经济状况,”威廉姆斯在谈到美国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期时表示。威廉姆斯拥有利率决策委员会的投票权。

“但持续的低通胀会创造一个恶性循环。通胀持续偏低将降低通胀预期,通胀预期下滑会拖累现实的通胀率;如果通胀下跌,央行就有更少的政策空间来应对经济下行。因此,货币政策制定者应重新审议策略、目标和工具,包括评估如何实现2%的官方通胀目标。”

过去十年的经验表明,ELB可能会带来高失业率、低经济增速甚至衰退。经济疲软会给通胀带来了下行压力,这将推升实际利率并加剧对持续就业增长的冲击。随着时间的流逝,通胀对资源利用率趋紧的敏感度大幅降低,这种“脱敏性”虽然会在失业率走高时避免通缩,但也意味着最终需要更高程度的劳动力市场趋紧才能令通胀重回目标。

自去年12月以来,美联储一直将指标隔夜利率维持在2.25-2.5%区间。

财经媒体CNBC的分析指出,这说明美联储三把手支持央行调整政策来对抗低通胀,威廉姆斯明确表示:“我会永远对通胀过高保持警惕,但通胀过低是更严峻的问题。” 彭博社也认为,威廉姆斯看起来在加入降息阵营,代表至少降息是联储官员们可以考虑的一个选项了。

政策利率接近ELB已经成为货币政策面临的最大问题,当名义利率在4%或5%时,通胀的小幅波动对ELB的影响不大。现在却有所不同,核心通胀率持续低于2%,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可能会迫使利率逼近ELB的水平。FOMC正在认真观察通胀缺口对通胀预期的影响,评估政策的潜在变化,并强化2%通胀目标的可信度。

qg777

地址:http://www.masteringmean.com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masteringmean.com. qg777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